返回 首頁

2k小說移動版

玄幻圣墟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418章 吾心甚慰

我的書架 | 投推薦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令師可好?”楚風露出雪白的牙齒,帶著非常燦爛的笑容,從容而鎮定的問候。

    他思忖后沒有立時暴露,因為,他怕出現意外,太武萬一逃了怎么辦?

    不得不說,若是讓人知道他的念頭,一定會瞠目結舌,震驚于他的膽大包天,會認為他自負自大。

    太武何人?那可是天尊中的名人,繼承武瘋子心法,核心傳承支脈之一,居然有人怕他聞訊而逃,實在是荒謬。

    只能說,現在楚風太自信,成為恒王后他有打破諸天的自信,有睥睨各路出名天尊的強大信念。

    管他是武瘋子之徒孫,還是黑暗源頭的后人之一,既然楚風找上門來了,自將統統鎮殺,敢阻者皆打爆之!

    滿頭銀色長發、看起來相當英俊的神王為太武第六徒云恒,聽聞后相當詫異,不禁多看了楚風幾眼。

    他覺得這人雖然看起來年少,但卻很穩重,也很自恃,更有些老氣橫秋,竟敢這樣同他說話,宛若一個長輩在面對子侄。

    這讓他覺得相當的荒謬,這人分明是少年身,那種蓬勃的生機,那種黃金萌芽階段的神魂,很難遮掩,生之氣息濃郁而驚人,這在進化領域中是可以作為判斷年歲的依憑,當是年少之身才對。

    “吾師有幸,被允許踏進北方祖庭,或能求來幾株絕世大藥,滿足各家道友所需,一兩日內便會返回。”云恒答道,平靜而自然。

    他沒有自恃武為太武核心弟子的身份,不曾斥責楚風,但卻也于不經意間突出自身一脈的超絕地位,沒有人可以小覷,當仰視才對!

    他所說去北方祖庭,都不需多想,自然是指前往最北端的武瘋子復蘇之地,這彰顯了某種無敵的底蘊。

    此行要去求取大藥,也說明了一些問題,應各教各派所需,太武會在武瘋子坐關地采摘無上大藥,令人敬畏。

    楚風并不懼,反而笑了,他正要服食所有的奇異花粉呢,武瘋子培育出的仙雷圣果,顯然不凡。

    “太武道友辛苦了,吾等感謝之。”楚風的燦燦笑容顯得很真,很誠摯。

    然而,這卻讓云恒越發驚訝,這少年到底是誰?居然一而再的這么說話,當真是師尊的同輩人嗎?

    “敢問貴客,您出在哪一脈,還請賜告名諱。”云恒問道,他不敢過于自恃,沒有再拿師門祖庭來頭來彰顯如今太武一脈之盛況。

    楚風道:“我之名早與山川同朽去,不提也罷,默默無聞。只是,曾與太武道友結交于年輕時,也算是故人,嘆惜,我還蹉跎于天尊領域下的時光中,而太武兄他卻已早早踏足,名動天下,今次來不過是憶往昔,甚懷念,故此訪友。”

    云恒聞之,頓時一臉鄭重之色,這少年其實一個老妖怪?那樣的話,多半服食過了不起的大藥,補足自身老化而導致的血氣枯竭之缺。

    云恒認為,這種人注定會非常可怕,有了再次沖擊天尊的實力,幾乎算是活出第二春的怪物,厚積薄發,一旦沖關,或許就是絕世天尊!

    “前輩如今血氣充沛,肉殼熔煉大藥后,定當凌霄而俯天下。”云恒說道,并很客氣的請他移駕,到不遠處的金色宮闕休息。

    那里是貴客棲居地,皆為一派使者,甚至是一教之主,有準天尊,更有真正的天尊!

    可以想象,這次的仙雷圣果會多么的隆重,有一方教主親臨,有名傳八荒的高手到訪。

    在陽間,能修行到大能的生命體,一般都耗掉了漫長的時光,血氣筋骨等多已老邁,自身早已有腐朽之憂慮。

    故此正常來說,天尊才是可以自由出動的高端戰力,能自若的行走于四方,有這等人物親臨現場,自然算是盛會。

    楚風笑了笑,自嘈雜混亂之地超然而出這是他需要的,到了他這個層次,不需要去跟那所謂的一干天才驕子爭輝,沒興趣同他們擠在外面的交流會中,他眼中的對手只有那些老家伙,非天尊不入法眼。

    他走向黃金殿宇,矜持中也有莫名氣息流轉,彰顯超凡身份。

    眾人都是吃驚,發現太武最鐘意的弟子之一云恒居然親自作陪,為一個少年領路,深感凜然,這位到底是誰?

    該不會是可與武瘋子對峙、同為黑暗源頭之一的那一脈的人吧?有人猜測。

    畢竟,這么多年來,也唯有那一脈的某位天尊跟太武常交手,這么多年都無恙,且師門長盛。

    “也不對,若是那一脈,不會得到太武天尊弟子的禮敬,這該不會是渡劫海走出來的人吧?”另外有人小聲道。

    “非常有可能,既然武瘋子復蘇了,那說不定渡劫海中的無上劫主也于枯寂中歸來了,那可是有大根腳的無敵生靈!”

    還有人猜測,陽間終究要大一統了,或許這是神朝來人?

    楚風看向眾人,道:“呵,看著這么多朝氣蓬勃的面孔,真是讓人欣慰,這一代人遠勝我們那個時期,又一個黃金盛世到來了。”

    眾人無言,你才多大?你是哪個時期的,竟敢這么點評!

    不過倒也沒有人愿意出頭嗆他,萬一這當真是一個老妖精呢,云恒作陪已露端倪。

    人們靜默,注視他遠去。

    “以后,年輕人的意氣風發與爭霸,還是交給年輕人好了,我該退出了,當教出一兩個徒兒或者收兩個侍女?”楚風自語。

    其實,那些人比他年齡還大呢,不過他的確有了一些念頭,到了這個層次不再適宜與同代人交手,無人值得他出手!

    陪在他身邊的云恒嘴角抽動,沒說什么,這即便是一個老怪,其口氣也有點大啊,畢竟剛才那一群人中也有各族的神王呢,這主莫非來歷真的極其不簡單?他需要告知師尊,一定親自來看一看此人。

    事實上,楚風就是想要這個結果,靜等仇人回歸后第一時間來見他,實在有些等不急了。

    楚風道:“云恒賢侄,你師之府邸蘊有大道真韻,想來早晚能踏出那一步,陽間注定要多一大能。”

    聽到賢侄兩字,早已走上進化路數千載的云恒面皮都在略微顫動,這應該真的是一位前輩吧?不然這少年一而再的老氣橫秋,實在……過了!

    楚風這種自負自恃,倒真是讓太武一脈格外鄭重與禮敬起來,被帶入單獨的貴賓休息所在,有云恒與一位老資格的長老親自作陪。

    “道友請看,那就是我們天尊洞府的藥田,內蘊奇珍,都是世所罕見的大藥,在各自對應的進化境界的藥草中負有盛名,排在最前列。”

    太武一脈的長老指向黃金殿宇外一處煙云朦朧之地,五光十色,精氣滔滔,那是各種大藥在吞吐天地之精。

    這是應楚風的要求,為他講解這次盛會的奇花異草,而重點自然是太武多年的收藏。

    黃金殿宇懸空,角度極佳,可以俯瞰下方如畫的美景,也正好可以看到一處靈藥田,那里氤氳騰騰,瑞光道道,晶瑩花瓣飛舞,藥香化成光束沖天,隱約間可以看到珍花神果,當真是不凡。

    楚風發自真心的感嘆,因為他覺得……那些東西都是他的!

    “好啊,都是好東西,全都是絕世精品,居然有史前妖皇殿的神株,更有傳說中渡劫海的無匹神蓮,太武道友的珍藏太驚人了。”

    楚風滿臉都是笑,比藥田里的花骨朵還燦爛,他比太武一脈的長老還高興,還開心,還驕傲,在他眼中,這些都早已成為了他的戰利品。

    他雖然有三顆種子在手,但也想試一試陽間四大研究所推薦的最強花粉與果實的藥效到底如何,這些都被他盯上了。

    盡管有場域保護,那里霧氣繚繞,但是在楚風的超級火眼金睛下有什么看不穿?

    再者,以他現在接近天師的場域造詣,這所謂的藥田超級防御場域根本攔不住他,一會兒就可以去收取“自家的”大藥了,注定如入無人之境。

    “真是太好了,神藥驚世,皆是良品,吾心甚慰!”楚風接連驚嘆。

    這讓太武一脈的長老與云恒都聽著古怪,雖然心里有些膩歪,覺得莫名其妙,但是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這是一個要洗劫所有大藥的狂徒,并且要斬他們這一脈的天尊。

    這片黃金殿宇足有數十座,皆單獨懸浮于半空中,各貴客是分開的,互不打擾。

    當然,也有貴客彼此相熟,湊到一起,暢談古今,共悟道果等,甚是祥和。

    有人在聊太武這一生的戰績,有許多都極其輝煌的,比如一日間連克五大敵手,震動數十州,還有太武成就天尊時異象驚天,讓各教的老怪都吃驚與凜然,心中劇震不已。

    楚風聽到了不遠處一座金色殿宇中的貴客的談論,看向云恒,道:“太武道友一生榮光,其崢嶸歲月讓人嘆服,賢侄,你來為我講一講令師的那些璀璨與輝煌往事。”

    提及這些,即便穩重如云恒這位核心弟子,也心有傲氣,為其師之過往戰績驕傲,那實在太驚人了。

    故此,他倒也沒有什么矜持,指向遠處一片神山,上面古意斑駁,山體上居然有大面積的刻圖,記載著一些舊事。

    一座山就是一段過往,并且山體中鎮壓有一些神藏。

    可以說,太武的一些稀有收藏等都在那里,也算是這片凈土的至關重要之地,藏著各種天地奇珍異寶。

    “好啊,真是太了不起了,都很好啊。”楚風聽著太武的過往舊事,不斷點頭,其實是欣慰于那些寶藏的超級不凡。

    在他心中,自然早已認為,這些……都是他的,一會兒要收個干凈,毛都不剩下半根!

    “唔,我聽聞太武道友少有的敗績就是,進了小陰間后欲尋我陽間流落在外面的至寶,結果似乎……出師不利。”

    遠處的一座宮殿中有人這樣談論,也是一位貴客。

    “呵,小陰間不過是一片墳場,一片破落之地而已,那些魑魅魍魎都被太武道友殺了個干凈,一群鬼物而已,不值一提。”另有人哂笑。

    楚風聽到幾位貴客的交談聲,雙眉微動,眼底深處寒光閃耀。

    正在這時,遠處傳來鐘鳴聲,許多人轉頭觀看云端上的傳訊金鐘。

    云恒得到稟報,立時露出喜色,道:“吾師歸矣,提前上路,馬上就要趕回來了。”

    楚風聞言,像是比他還要開心,道:“真是好啊,就等太武回來了,憶往昔崢嶸歲月,吾心悵然,何以解憂?唯有太武也!”

    旁邊的長老驚訝,而云恒也很詫異,這位的感慨略顯怪異,難道同他的師尊真是摯友不成?居然這么的期盼,甚至可以說甚是“惦記”。

    “太武道友即將回轉,我等久盼之,數千載未曾聚首,故友再會,甚慰!”不遠處,某座黃金殿宇中有人哈哈笑道。

    “不錯,吾心甚慰!”楚風大笑。
錯誤舉報 |
本站推薦
不滅戰魂
呂清廣本紀
天國的水晶宮
非人類基因統合體
重生之資源大亨
冠軍之心
幸福人生
電影世界逍遙行
帝國之心
超級神基因
卡司PK10-首页 幸运pk10-首页 极速快乐8-首页 大发一分pk10-首页 彩38-彩38平台-彩38官网 决胜时时彩-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