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2k小說移動版

都市極品兒媳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88章 188

我的書架 | 投推薦票
上一章 目錄 無下章
    從始皇墓出來,李城他們都接受了嚴格檢查,簡洛帶那個銀色金屬小扁盒,上交了。李城背包中玻璃,倒是沒人注意到,只以為是她背包中原有東西,而羊皮卷一看就是古董,人一看立馬沒收,李城也被嚴厲地批評教育一通,才被準許離開。柳月眉順利通過檢查,簡洛安排下,跟幾名穿著便服軍人離開了。

    他們幾個誰都沒提及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匡萍,這一刻,似乎集體得了失憶癥,全都忘了她存。簡洛送李城到機場,看著她乘坐私人飛機跑道上滑行一段距離后,飛向墨藍色夜幕,消失閃耀群星之中。

    他接下來事還有很多,始皇墓內部發現黃金屋白銀屋都需要向上級匯報,等他們做下一步指示。還有,李城給他匡萍竭力想要得到扁盒,她帶走那塊普通玻璃,似乎都藏著很深秘密。

    飛機一個多小時后順利抵達市近郊機場,李城坐上一早等候轎車,返回位于青石弄李家小飯館。

    “李城,你不會忘了我們事吧。”走到家門口,韋政舉神色不善地找來,直接質問。

    李城神色淡淡地轉過身,居高臨下俯視韋政舉,語氣說不出譏嘲,“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前些日子把令符傳給三兒了。”

    “按照規矩,他成人之前,你繼承大會都無法召開。”為避免有人挾天子以令天下諸侯,安清會有一條幫規就是,君符和將符持有者,必須年滿十八周歲后,才能召開繼承大會。

    李爸爸一句話提醒了李城,她為什么要和韋政舉硬碰硬?繼承大會上說“不高興”,激怒他,對沈三未來成長沒有任何好處。為了找到能牽制韋政舉方法,李城把安清會幫規仔仔細細研究一遍后,幾名長老見證下,提前將君符傳給沈三。

    韋政舉沒料到李城會來釜底抽薪這一招,這也使得他當場臉色大變,惡狠狠地盯了她幾眼,“李城,你好樣!”

    “我告訴三兒,一旦他遇到意外,就把君符交給國家。”為了保證沈三安全,李城后招狠。

    韋政舉這會子徹底說不出話來了,想要干掉沈三搶走君符計劃,還沒開始策劃,就胎死腹中。他深吸幾口氣,磨著牙齒,保證道:“我會保護好他,他十八歲之前。”

    “那謝謝了。”李城莞爾一笑,腳步輕松地拿出鑰匙,打開門鎖,推門進去。

    韋政舉原地停留數分鐘,陰沉著臉離開李家小飯館所巷子,回到自家古董鋪子。老韋看到兒子臉色難看地回家,不禁嘆口氣,肚子里組織了下語言,勸解韋政舉,不要再把精力浪費和李城私人恩怨上。有這時間,不如好好經營手中已有權利,沈三年滿十八之前,把幫會里手中握權成員,全都拉到自己這邊。

    韋政舉坐臨窗紅木單人椅上,面無表情地注視窗外街道上一盞盞點亮仿古路燈,不得不說李城這招遠比她繼承大會上說“不愿意”,讓他被動。李城每次出牌都不能按常人思維推斷,外人都以為她不喜歡同母異父弟弟,而她一貫冰冷態度也顯示了這點,韋政舉也是基于這個原因,沒把李城說會讓沈三成為她接班人話語,放心上。

    現實狠狠甩了他一巴掌!韋政舉這時才想起,李城她從不說假話。說到,就一定會做到。

    他憤怒瘋狂,絲毫沒影響到只隔了一條街道,坐書房里研究那塊普通玻璃李城。李爸爸還沒回來,李城這方面知識也就比一般人稍微好點,以前有“太子”這個萬能小叮當給她科普,如今她只能捧著玻璃,感嘆書到用時方恨少。

    書房干坐了會,李城隨手將那塊玻璃丟書桌上,轉身下樓。她離開后不久,一道黑影從窗戶口悄無聲息地潛入,偷偷拿走了玻璃。臨走前,她回過頭,沖書房安裝監控視頻角落,得意地揮揮手。

    李城視頻上看到這幕,不禁抬了抬眉頭,簡洛似乎被懷疑了!旋即,她指揮智能小蜘蛛跟上那道從外部輪廓來推斷屬于女性黑影,探明她市落腳地方。

    屏幕上畫面不斷轉換,后一個她之前剛去過小島前方定格住。李城立即警覺,沈一涵那邊出事了,她馬上停止間諜蜘蛛監控步伐,命令它迅速返回。

    她指令剛下達,監控屏幕上畫面突然消失,變成一片黑白雪花,李城沉思片刻,拿出手機,撥通曾榮電話,“是我。”

    “你們研究所是不是出事了?”她語氣充滿了肯定。

    “你都知道了,還要問!你要走就走,不然就徹底停止離開念頭。”

    李城面色凝重,曾榮似乎被人控制住了,他們剛才通話信號雖然經過加密,外人很難破譯密碼,但能同時控制曾榮和沈一涵,指使柳月眉過來偷盜人物,不容小覷。腦海中翻找了半天,李城都沒能找出疑似人選,她和李爸爸到底漏了誰呢?

    忽然,李城想起一個人,農莊李管家,說是要去緬甸找一個人了結彼此恩怨李叔!她從來沒懷疑過李叔對他們父女忠誠,因為李爸爸信任他。

    想到這,李城手指鍵盤上速地擊打,通過衛星定位,尋找李叔現位置,看著紅色光點停留地點,她嘴角彎起冰冷弧度。

    讓李城不解是,以李爸爸能力,不該出現這樣嚴重錯誤。難道是他故意放縱?除了這么猜測,她想不出其他理由。李城也有自知之明,論算計人,兩個她都不是李爸爸對手。想了想,她也不再糾結,只等著李爸爸主動告訴她。

    她現擔心是,和沈一涵離開張希瑞張毅輝兄妹。

    站起身,走到菱花格子木窗前,李城垂下眼簾,腦海中不斷浮現張希瑞燦爛笑容和張毅輝單純笑臉。想到張毅輝因為不愿意離開,被他們用藥物強行迷昏送上直升飛機,李城雙手不由死死扣住木頭窗欞,“我不殺伯仁,伯仁卻為我而死”沮喪感再次涌上心頭。

    李爸爸說得對,活了兩輩子,她仍然是只初出茅廬,自以為是小雛鳥。

    李城抬手,抹掉臉上淚痕,深吸一口氣,緩緩吐出,連續重復了好幾下,慢慢平復混亂不堪心情。事已至此,后悔也無用,為今之計,只有等李爸爸回來從長計議。

    站窗口,發了會呆,李城離開監控室,掏出手機,撥通郭阿姨電話,語氣柔和地詢問他們云南玩得開心不?從緬甸回來,郭阿姨和老公肖大剛直接轉道去云南欣賞少數民族風光。到了風景優美猶如仙境洱海,郭阿姨嚷嚷著要當地買房子定居。老婆愿望,做老公自然會滿足,肖大剛拿出兒子兒媳婦給銀行卡,當了回揮金如土大土豪。

    郭阿姨洱海玩樂不思蜀,接到李城電話,叫嚷著讓李爸爸關了市小飯館,到她那地買間房子重開。肖大剛一旁勸阻老婆,不時對電話這頭李城賠禮道歉,說郭阿姨是這幾天玩得走火入魔了,讓李城和她爸爸不要介意。

    李城笑聲悅耳,答應郭阿姨有空就會同李爸爸過去玩,還讓郭阿姨多拍點風景優美照片,發微博上,她會一張張看。郭阿姨滿口答應,臨了,忽然說了句,城,孩子沒有就算了。她和阿林他爸都想通了,想孩子就去福利院做做義工,多關心關心那些沒有父母,身體不好孩子。

    李城眼圈微紅,握緊掌心手機,認真地說,媽,孩子過段時間她和阿林就會親自去接回家了。郭阿姨一聽,立馬電話那頭嘰里呱啦地說要回市,不留洱海了。說要回來準備孩子尿布尿床奶瓶什么,還要去專業月嫂培訓中心上課,要采用科學正規方法養孩子。肖大剛旁邊急著插嘴,囑咐李城不要太早接孩子回家,國外醫院多住一段時間,國外醫院醫療技術比國內先進,一定讓孩子養得壯壯再接回來。

    聽著夫妻倆你一言我一句叮囑,李城眼底彌漫起水光,點頭說好好好,我知道了,放心吧,爸爸媽媽……

    盯著手機屏幕上顯示號碼看了好一會,李城按下通話鍵,聽著長長嘟聲,曾寶兒軟軟嗓音通過無線電波傳進她耳朵,“九郎,我要走了。”

    “你要好好。”半響過后,曾寶兒糯糯聲音再度響起,隨后電話掛斷。

    李城默然看著手機,聽到她真要離開消息后,九郎也不是真無動于衷。她忽然苦笑一下,瞥了眼手機顯示時間,小菜場買菜攤子還沒都收攤,于是下樓到廚房拎了個竹籃子,步行過去買菜做晚飯,等李爸爸回家,再做商議。

    她深信,控制住曾榮和沈一涵那個幕后老大,不會自己找上門,他會等著他們父女送上門談判。李城心里就是有這種預感,預感到那個人是為找李爸爸。目為何?她暫時推斷不出,只是那個人對他們父女,應該沒有敵意。

    到小菜場不遠地方,李城摸了密封性能好口罩戴好,隔絕菜市場里那股子奇奇怪怪混合味道。菜市場攤販差不多都收攤子,準備回家了。李城不緊不慢地選了幾樣蔬菜,撈了一斤河蝦,殺了一條鱸魚,剁了兩斤肋排,買了一斤牛肉,慢吞吞走出菜市場。

    從通道走出來,幾名一看就不是來菜市場買菜西裝革履大男人雙手負身后,立正站外面廣場上,李城隨意掃了眼,提著竹籃子繼續往前,不想,其中一個大男人一個大跨步上前,抬起胳膊攔住她去路,指著前方一輛黑色加長轎車,態度恭敬地邀請,“李小姐,沈老板想請您吃頓便飯。”

    真是打臉!李城心底自嘲,面色平靜地望向那輛加長轎車,拎起手中裝滿菜竹籃子,“不好意思,我急著回家做飯。”說完,她繞開那只停半空胳膊,朝青石弄方向走去。

    “李小姐,沈老板問,他可有榮幸品嘗您手藝?”那名男子走幾步,攔她前面,有禮地詢問。

    李城靜默地瞅了他一會,抬腳繼續回家,“李家是開飯館,自然不會拒客上門。”

    那名男子向李城躬身表示感謝,正步走到加長轎車后方車門處,對打開車窗敬畏地稟報,然后就看到車窗緩緩閉上,轎車啟動,跟著李城悠哉腳步,慢慢前進。到了弄堂口,知道里面是禁止機動車通行步行街,車子停下,車門打開,一名頭發花白老人從里面彎腰出來,感慨萬分地環顧四周。

    李城沒回頭,徑自來到家門口,拿了鑰匙準備開鎖,忽然發現門是虛掩,心內不由一喜,李爸爸回來了!彷徨無助內心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轉念想到那輛加長型轎車主人,李城臉上喜悅消失,秀氣眉毛皺起。

    多想無用,李城定定心神,推開木門,跨進門檻,穿過院子,進入堂屋,看到坐八仙桌北面思考事情李爸爸,笑容微微諷刺,“爸,我們有客人。”

    李爸爸聞言,抬眼朝院子大門方向瞧過去,看著雙手負背后,一步步走來,精神抖擻,年約五十老人,不禁瞇起眼,“沈,”

    后面名字還沒吐出口,沈老板笑瞇瞇地打斷,“別人都叫我沈老板。”

    一聽“沈老板”這稱呼,李城頓時明白沈一涵為什么會被控制了?心底困惑解開了,她也不再糾結,拎著竹籃子進入后面廚房,脫掉外面橘紅色及膝羽絨服,穿上繡著懶惰加菲貓圍裙,拉起毛衣袖子,擇菜洗菜切菜燉湯蒸菜紅燒清炒裝盤一系列動作做完,三道清炒蔬菜,一道蒸魚,紅燒牛肉再加白煮蝦,后一道排骨山藥湯。

    沈老板吃完,大加贊賞李城做飯手藝,李爸爸是從頭挑剔到吃晚飯,從菜粗細長短老嫩咸淡每一樣都挑剔過來,李城笑嘻嘻地盛了碗排骨湯遞給李爸爸,“爸,口渴了,喝完湯吧。”

    李爸爸瞪了她一樣,接過湯,啃了口排骨,喝了幾口湯,吃塊山藥,剛要開口點評,李城拿起自己碗筷,“我吃完了。沈老板,爸,你們慢慢吃。”一溜煙跑了。

    “真羨慕李先生有這樣一個乖巧貼心女兒。”沈老板稱贊。

    李爸爸放下碗,干脆地道:“我不和你耍心計,你想跟我們一塊走,可以。不過,”他從兜里拿出一張折疊成小豆腐塊白紙,放到桌上,“這上面材料由你準備。”

    沈老板拿起餐巾抹了抹嘴角,拿起豆腐塊放口袋,微微笑道:“我喜歡和聰明人做交易。”他起身,慢吞吞地步出李家小飯館。

    “爸,”李城站通向里面門口,不是很贊同地問:“你真要帶他一塊走?到時,我們只有兩個人,他有一幫子忠心耿耿手下。”

    “不答應他,我們父女恐怕這輩子都走不了。答應他,”李爸爸笑容狡猾,“有他幫我們收集修復飛船材料,幫我們行蹤做掩飾,我們如果離開話,就不會引起有心人注意了。他想利用我們,我們當然也能反過來利用他。”

    “他一幫子手下,到時讓他們都動不了好了。”李爸爸說這句話時候,充滿了殺氣。

    李城沒再反對,而是跟李爸爸提起她始皇墓找到一塊玻璃,后來被沈老板派來柳月眉偷走事情。李爸爸笑道,他原以為地球上找不到能啟動飛船能源石,想辦法讓沈老板找其他稀有礦石代替。這會聽了李城話,知道飛船重要關鍵部分已經解決了。其他那些,他就再也不用擔心了。

    看李爸爸高興樣子,李城一半開心一半難過,離開熟悉環境熟悉家人朋友,前往一個全然陌生地方重開始,并不是每個人都能鼓起勇氣。這不是從國一座城市跑到另一座城市,或是從國跑去國外,是真正離開這個星球,離開這片星域,踏上前途渺望星際旅程。

    可是,她想健康活著,真真正正活一次!

    時間就這樣溫溫吞吞地前進,轉眼間差不多一年了,沈三被李城扔了帝都,交給小辛曾煒簡洛他們照顧。毛毛不久之后,也被他爸爸韋政舉丟了過去。李城懶得去猜測他安什么心思,感謝安清會那條特殊幫規,使得韋政舉即使不甘愿,也不得不給沈三當保鏢。

    卓洋發瘋了似到處尋找失蹤曹幼安,后他想起李城是曹幼安唯一朋友,于是找到李家小飯館,直接跑到李城面前,憤怒地質問:“李城,幼安呢?別跟我說,你不知道。她這世界,只有你一個信任人。我不信,她失蹤前沒找過你。”

    李城深深凝視他十幾秒,轉身上樓,抱下一個剛出生一兩個月男孩,交給卓洋,神色淡然地告訴,“這是你和曹幼安孩子。曹幼安沒了,骨灰也按照她遺囑,灑了湖里。”

    卓洋呆呆地抱緊懷中孩子,淚流滿面,嘴里不住呢喃,“幼安,幼安,你怎么能如此殘忍,連后一面都不讓我見。你讓我將來怎么向孩子解釋他為什么沒有媽媽?幼安,幼安……”

    李城沉默數秒,拿出一個檔案袋,遞給卓洋,“這是幼安生前留給孩子遺產,你收好。”

    卓洋接過文件袋,抱著孩子離開李家小飯館。沒有人知道他帶著孩子去了哪里,只從他不時發布攝影作品中,隱約能推斷出他和孩子去過地方。

    李城這人做事有點比較極端,曹幼安請求她給她爸找個代孕女人,給曹家留給后。她答應了,可她沒給曹父做,而是問李爸爸有沒有法子從曹幼安體內提取出健康卵子?李爸爸說,曹幼安身體其實很健康,不是一般健康。她現就像國漫畫中超人,“太子”利用外界因素和藥劑,徹底激發了她身體潛能,同時嚴重縮短她壽命。假如能給她一年時間,她完全可以自己孕育一個體質出奇健康孩子。

    李城聞言,毫無顧忌找人弄暈了卓洋,偷了他精子,交給李爸爸,請他國外找個代孕媽媽,幫忙代孕曹幼安和卓洋孩子。

    郭阿姨樓上看到卓洋抱著兒子走出院子,趕緊抱著自家孫女肖太平下了樓,好奇地問:“城,那人就是曹家那丫頭帝都認識男朋友,曹丫頭死前生孩子就是他?他是來接孩子走,他家父母能承認這孩子?他結婚了沒?沒結婚就有一個孩子,對他討老婆有影響。”

    李城伸手接過女兒,拿起撥浪鼓搖晃著逗弄,“媽,他是三姨過玉蘭兒子卓洋。”

    “你三姨兒子?”郭阿姨震驚,隨即她感概道:“他看著不像他那個比西門慶還西門慶老子!”說著,她拿過撥浪鼓,對著肖太平“咚咚”地搖晃起來,“城,我不是覺得太平這名字不好。很大氣,就是我把這名字說出去,外面人個個表情不太對。后來我找人一問,才知道這是唐朝武則天女兒封號。那個女人可出名了!我說城,你們家取名字怎么都取人家唐朝公主封號?我原來還不知道,你名字似乎唐太宗和長孫皇后小女兒封號。”

    其實,郭阿姨一直想給孫女取名寶珠明珠一類名字。無奈,老公肖大剛不支持,兒子肖長林直接說,孩子名字城她爸爸一早給取好了,叫太平。寓意我們國家現盛世太平。肖大剛一聽,拍手叫好。郭阿姨見狀,嘟囔了幾句,只得同意。

    “媽,名字不都是給人叫。”李城怔了怔,嘴角彎起,“國歷朝歷代,我爸就愛大唐盛世,我原來不就叫公主,后來才改名叫城。”

    “公主,”郭阿姨忍不住笑出來,奇怪地問:“我上次聽寶兒叫你二十一娘,你你爸爸那邊親戚家女孩中排到二十一了?”

    李城把靠左邊懷里女兒換到右邊,輕描淡寫地回道:“嗯。是我爸那邊。”她可沒撒謊,按照她上輩子家里排名,她確確實實是她爸第二十一個女兒了,所以自幼都被喚作二十一娘。

    “你們爸養父母那邊女孩子可真多!”郭阿姨想,親戚朋友加起來有二十一個女孩子,還有可能多,那家族聚會時候,場面得有多驚人那!大概跟以前看一樣,走到哪兒都是一群女孩子嘰嘰喳喳。

    李城笑笑,沒再接話,自顧自逗懷里女兒玩。她是不喜歡孩子,嫌他們太吵鬧,但對懷里這個來之不易女兒肖太平,她多了幾分耐心。比起她,肖家三口簡直是要把肖太平捧到天上去了,如果不是肖長林還存有一份理智,阻止父母溺愛行為,肖太平今后不變成一個驕縱任性小公主,才怪!

    郭阿姨和李城聊了會青石弄和青果巷八卦消息,看看時間,抱起肖太平上樓睡覺。她如今是有了孫女萬事足以,其他什么都不關心了。肖大剛閑著沒事,就和常來串門老韋下下棋,釣釣魚,參加參加市書畫展,去古玩市場淘淘小玩意,日子過得輕松愜意。老夫妻倆特想得開,兒子肖長林病沒救了,他們就不該他面前露出悲傷情緒,應該好好安排自己日常生活,讓兒子能走安心點。

    至于兒媳婦,老夫妻倆也沒求她為兒子守寡不嫁,家里財產,兒子遺囑怎么分,他們就怎么做,但唯有一件事,郭阿姨和肖大剛堅持,那就是李城今后必須每年清明都去他們兒子墓前燒紙錢。

    令老夫妻倆沒想到是,兒子肖長林找到了一個神醫,把病給治好了。兒媳婦李城卻沒了,和她老爸出去辦事,失蹤了,后連父女倆人遺體都沒能找到。郭阿姨和肖大剛倒也沒逼著兒子再娶,而是任由他整天漂泊外,考墳挖墓。倆人一心一意培養孫女肖太平成材,力爭不將她性格養得像她父母。

    肖太平一周歲時候,沈老板派人來通知李家父女,單子上東西都準備好了,問什么時候可以

    出發?李爸爸和李城也沒告別,出發前就跟周圍鄰居親家公親家母說,他們去參加一個國際美食展。

    肖長林抱著女兒,量掩飾住內心痛苦絕望,故作愉地送李家父女上私人飛機。他找不出理由不讓李城跟李爸爸離開。除非李城和他一樣,換一具身體。可是,與他不同是,她身體依舊不能堅持太長時間,三十年必須換一次。李城不能接受這樣結局,決意要跟著李爸爸去探險,尋找生。

    李家父女打著參加國際美食節旗號,抵達舉辦城市,某天出門時候,父女倆駕駛越野車因為雨天路滑,剎車失靈,翻下懸崖,掉落深海。民警接到報警,派專人打撈出越野車,車門打開,父女倆卻不見蹤影。警方判斷,父女倆逃生途中,被風浪卷走了。

    聞到噩耗趕過來郭阿姨哭得呼天搶地,拽著民警胳膊,使勁搖晃,嚷著說,生要見人死要見尸,警察沒撈到親家公和她兒媳婦,就必須繼續給她打撈。錢不夠,他們家出,十萬不夠,就一百萬。肖大剛神情悲痛地懇求警察,求他們繼續派人打撈,費用不夠,他們家愿意承擔。

    唯有知道真相肖長林摟緊懷中天真無邪女兒肖太平,無聲流著眼淚,城,這回真再見了!

    過家人接到肖長林電話,幾乎每個人都請了假,匆匆趕來。賈采薇哭著抓著過玉蘭胳膊,說只要沒找到她兒子和孫女,就不能說他們不了。

    曾榮陪悲痛欲絕曾煒身旁,嘴角邊無聲地綻放一抹微笑。過玉玲神情冷漠,暗自高興她視作眼中釘肉中刺李家父女,終于不了。過玉蟬夫婦沉默不語,只覺得好人沒好報。岳少成他們都部隊,即使接到噩耗,也無法及時趕到。過家幾個兄弟表情,帶著一種既悲傷又解脫矛盾。

    隨后,大家留意到李城同母異父弟弟沈三沒,問郭阿姨和肖大剛,倆人搖搖頭,說不清楚他哪兒?肖長林淡淡解釋,說沈三所地方嚴格保密,一般通訊信號無法抵達。隨后,他用了一堆非專業人士壓根聽不懂專業術語,詳細地進行解釋,聽得所有人暈頭轉向,到后都忘了他們是為了什么來。

    李家父女金蟬脫殼,海上乘了沈老板接應輪船,一路換乘抵達目地,見到一身休閑服裝扮沈老板,以及他身后,被控制住沈一涵沈三父子倆。

    李城沒看被槍指著太陽穴沈家父子,目光直勾勾地盯住柳月眉那張臉,“匡萍,你真愛過嗎?”

    整容成柳月眉匡萍和顏悅色地夸贊,“眼睛真利!我猜猜,你是什么時候開始懷疑我?是墓道里,我找你搭話時候?還是那個‘匡萍’搶了簡洛背包逃跑時候?”

    李城好像沒聽到她問話,依舊目不轉睛地盯視她,只等匡萍給出終答案。

    “愛過,當然愛過。只是,我愛一般不會持續太長時間,就會感覺厭倦。”匡萍毫不避諱地直言,”對于我來說,只有我自己才是重要。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孩子,對我而言,都不過是累贅。”

    “原來如此。”李城笑容冰冷,轉頭對沈老板提要求,“我不想看到這個女人。讓她馬上離開這里,不然我和我爸拒絕進入。”

    沈老板并不乎匡萍和李城母女之間私人恩怨,但事關他能否從李家父女手中獲取一艘完好無損星際飛船,他自然不能縱容匡萍得罪李城,導致他數十年心血毀于一旦,“小萍,你先離開。”

    匡萍臉色驟變,不情愿地應了聲,怨毒地看了李城一樣,暗想,等李爸爸徹底修復沈老板要星際飛船,她想怎么報復他們父女,就能怎么報復!

    李城微微一笑,“沈老板,能把您兒子和您孫子放了嗎?”

    沈老板同樣還以微笑,抬抬手,示意控制沈一涵和沈三手下放開他們父子倆。

    “現,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李爸爸朝李城暗示了下,抬腳頭一個走進去,沈老板帶著幾名手下緊隨其后,李城走到沈一涵和沈三面前,掃過沈一涵金色豎瞳,“沈二,一會就全看你了。”

    “三兒,你留下。一會六哥會來接你回去。”

    沈三動了動干得蛻皮嘴唇,很想反對,觸及李城不容拒絕冰冷眼神,他咽下到嘴邊反對。乖乖接過李城遞過去背包,噙著眼淚,默默坐到角落里等簡洛到來。

    有了合適材料,又有合適助手,李爸爸沈老板手下監督下,以耳朵速度修復完星際飛船,雖然依舊有些材料不太合用,但想起這顆星球落后科技,李爸爸也就不再強求了。他拿起李城口中普通玻璃,走到自動控制臺前方,打開能源槽,放下它。

    他放下能源石一瞬間,沈老板手下舉起武器,對準李爸爸、李城和沈二厲聲命令他們倆離開控制臺,到另一邊抱住頭,蹲下。

    沈老板笑瞇瞇地走到自動控制臺前,看著代表星際飛船能源燈變成綠色,臉上露出得意笑容,轉過頭,毫不猶豫地命令手下,解決掉李爸爸他們三個。他不會給自己留下后患。

    沈老板坐等李爸爸他們三個發出慘叫倒地不起時刻,他幾名手下忽然扔掉手中武器,雙手捧著腦袋,不住拿頭砸著堅硬金屬地板,發出凄厲叫聲……沈老板見狀,連忙轉過身,想要操縱星際飛船迅速離開。

    沈二撿起一把槍,瞄準沈老板,連續扣動扳機,已經成為人類它,不用再遵守智能體不能傷害任何有生命物體星際公約。

    李城和李爸爸都沒預料到沈二會突然動手殺沈老板,倆人面面相覷,搞不懂一個嚴格遵守星際公約初級智能體怎么會傷害人類?

    沈二走到沈老板身邊,彎腰確認他死亡,告訴李家父女,它之所以會動手殺沈老板原因。它懷疑,沈老板已經不是真正沈老板了。他身體應該很多年前,就被和它一樣智能程序侵占。它懷疑,它就是當年造成這艘星際飛船損毀不得不降落罪魁禍首。

    解釋完,它拿起一根很結實很長繩子,先把沈老板昏迷手下捆扎成一個粽子串,然后一手拖著沈老板,一手拽著粽子串,和李家父女點點頭,下了星際飛船。

    看到好像電影里超人威風凜凜走下飛船沈二,沈三驚愕瞪大雙眼,張著嘴巴,一個字都說不來。

    李爸爸沈二走后,關閉艙門,帶著李城到一間休息室,指著里面休眠艙,“進去吧。也許睡一覺,就回到我所星域;也許,我們會睡夢中無聲無息地離開這個世界。”

    李城沒有猶豫,脫掉外衣,穿著李爸爸給準備貼身衣物,躺進休眠艙,隔著防護罩沖外面李爸爸露出信任笑容,緩緩閉上雙眼。

    李爸爸隔著防護罩輕輕撫摸李城臉龐,公主,睡上一覺,睜開眼,你就能擁有一個健康身體。

    數分鐘后,他離開休息室,前往駕駛艙,數分鐘后,龐大星際飛船化作一團耀眼刺目光芒,憑空消失,只留下一個空曠無比廣場空間,供后人去追尋探索。

    沈三直愣愣地望著星際飛船消失位置,淚水不知不覺從他眼角滑落,同時也加重他要建造宇宙飛船,去尋找李家父女決心。--55344+d4z5w+13878488-->
錯誤舉報 |
本站推薦
最強醫圣
巨星的初戀
尋情仙使
極品小農場
劍道通神
農民醫生
萬道劍尊
最強妖孽
超級敗家子
師父
1分11选5-首页 章鱼彩票-章鱼彩票投注-章鱼彩票注册 超级快3-官网 现金网-首页 江苏好运快三-首页 超级快3-首页